BY CLAIRE

上海的初夏伴着闷热如期而至,2019 UNFOLD 艺术书展也是。今年比去年的规模变大了很多,M50 园区门前依然是人山人海的长队,实力证明独立出版创造出自由随性和直接的艺术表达足够吸引人。

一共 189 家参展单位,涵盖了小型艺术出版社、zine makers、独立杂志、摄影集到平面设计师等一系列 “摊位”,虽然拓展到了四个厅,但是还是每走几步就要说“不好意思,借过一下。” 而且除了摆摊之外,还增加很多分享讲座的内容,让你有机会和感兴趣的作者、出版人亲密接触。

从地铁口出来,看到前面走着两个背着帆布包的漂亮小姐姐的时候,就知道不用拿手机出来导航路线了。书展上有非常多年轻人来到现场,也不乏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,你能在现场听到日语、英文、韩语、印度语、西班牙语,夹杂在一起热闹非凡。

去年只是单纯逛展,今年有了不同的任务。开幕的下午我第一次站在 volume press 的摊位后面,被问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“我已经有了之前几期,最新的一期是这本吗?”
“明信片可以拿吗?”
“你们只做和旅行相关的内容吗?”
“这些封面是谁拍的?这张拍摄得是哪里啊?”
“《LOST》里面故事是怎么收集的?”
“你们多久出一本啊?”
“编辑部在哪里?上海吗?”
“这些杂志可以在线上购买吗?”

有些人是《LOST》的忠实读者,听到新一期上线就立刻买下带走;有的人至少是看过《LOST》,觉得眼熟;有的读者知道《LOST》但是不知道背后的编辑部,它其实还做了很多本不同的杂志;还有只是好奇使然翻开看看。我大概有两种想法,了解的读者我觉得她们好亲切,像是朋友一样;不知道的读者,就努力想要她们也喜欢,就像是那些给别人炫耀自己家小孩有多优秀的家长。

摆摊的时间过得很快,忙碌起来时间流动的速度明显不一样。但是恍惚之间又觉得奇妙,一年之前,也是在 M50,也是流着汗的初夏。我和朋友停在了《LOST》的海报前,Nelson 当时很友善得向我们介绍,我和朋友翻开它,一见钟情。

我想艺术书展能够吸引到这么多人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是,一本书,当你走进它翻开它,感受纸张的温度,被其中的灵感所击中。这本书才真正拥有了生命。这是通过看网络上照片无法体会到的。更何况,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纷纷汇聚于此,逛书展真的跟玩寻宝游戏一样,不禁会感叹:书竟然能有趣到这种程度!

对于我来说,最奇妙的莫过于在 volume press 的实习中看过的一些书和那些作者,都出现在眼前,完全是粉丝见面会现场。

果断购入《NANG》的第五第六册,《NANG》这个名字来源自泰语,是一本每年出版两期,只限发行十期的杂志。每一期都提供有关亚洲电影文化的深入报道,由电影人与评论家之手围绕特定主题展开。

这个极具辨识度的黑色小幽灵是来自苏黎世的书店兼出版社 NIEVES BOOKS,  NIEVES BOOKS 的创始人 Benjamin Sommerhalder 是第一位将这些艺术小册子定义为 “zine” 的人,也是 art zines 和独立出版界的标志性人物之一。NIEVES 所出版的 zines 设计领域五花八门,每本只刊登一位艺术家的作品,尺寸都不超过小学生作业本,页数不多,工艺简单,最大程度的凸显内容本身。

EDICIONES HUNGRIA 这是一家来自墨西哥的独立出版社,一把小椅子是出版社的标志物。摆出来的 zine 都极具拉美风情,很热情又狂野。

在印度的独立出版社 TARA BOOKS 前面完全挪不开脚步,无论是内容、形式还有艺术方面都很“印度”。浓烈的色彩和各种宗教气味的形象,光是看着心情就很好,每一页都是丝网印刷的工艺,单看就已经是艺术品。

被熟悉的海报吸引到,刚停下脚步,BOOK MARÜTE 摊位里的日本小姐姐就指着画面问我知不知道濑户内海艺术节。这原来就是曾经看到过位于日本四国的书店和画廊,也是濑户内海艺术书展的主办方。她们带来了一本中川正子的摄影集《DAREODO》,英文是 “dance like nobody is watching”,很喜欢。

今年初夏在上海的记忆从书展开始,在同样的地方,只不过去年的涂鸦被盖掉一层画上新的。爱书的书聚集在一起,和新朋友害羞得打个招呼、和老朋友激动得热情相拥、和同行们聊聊作品谈天说地、和读者们谈谈近况,对于潜心做书、平日里忙忙碌碌的人们来说,这样的一次聚会十分珍贵。所有一切美好的回忆,都在这个夏天被留住。

三天实在是太短,完全没有看够。敲键盘的时候还觉得它正在进行着,余温未了。不如就留一点点遗憾和期待,等明年的夏天上海再见!


颜蕾 Claire 是一位现居住在上海的初中英文老师,成长在中国西北边陲新疆。她正努力在 volume press 做实习编辑,喜欢文字、摄影和到处溜达,对很多未知事物都充满好奇心。

Posted by:Claire Zhang